新聞資訊

news center

您當前的位置:致勝物流 > 新聞資訊 > 新聞資訊

高速免費后,物流司機的生活現狀怎么樣了

發布時間:2020-04-01

瀏覽次數:91

現如今,我國高速免費的政策依然在進行著,其中牽扯比較大的就是物流行業了,加上國際原油價格的暴降,貨運受成本與市場供需的影響,物流餓貨車司機的生產有了新的改變。
現如今,我國高速免費的政策依然在進行著,其中牽扯比較大的就是物流行業了,加上國際原油價格的暴降,貨運受成本與市場供需的影響,物流餓貨車司機的生產有了新的改變。

2月17日零時起至特殊時期防控工作結束,全國收費公路免收車輛通行費。這是、為更好地防控特殊時期、促進企業復工復產、保障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出臺的重要舉措。

特殊時期,到處設卡、堵路

貨車司機作為道路運輸的骨干力量,是否享受到此項政策帶來的紅利?對此,記者進行了調查。

免收通行費,貨車司機收入“不見漲”

不少貨車司機反映,復工以來運費下降明顯。免收通行費以來,貨主在成本核算時紛紛去掉了物流成本中通行費這一項。

寧夏的何師傅告訴記者,2月17日之前寧夏到上海周邊的運費價格大概為480元每噸,17日之后很多貨主每噸下調100元左右。

記者采訪多名個體貨車司機后發現,短途線路及大部分長途線路在扣除通行費后,司機賺得還是和以前一樣多。如果一些貨主降得不多,司機還能比之前多賺點,大家也更愿意出來跑。

由于貨運價格更多跟隨市場供需處于波動狀態,在一些地區,也出現長途運費的降幅比過路費高的情況,降幅甚至達到40%—50%。云南的杜師傅提供一組數據:以成都至昆明為例,運費以前為六七千元,目前只有3000元左右。

“國家給了這么好的政策,還沒等高興就給了當頭一棒。”“不動起來車都養不起了,你不干總有別人干,太難做了。”不少貨車司機向記者吐槽。也有一些貨車司機反映,收費公路免費的政策“紅利”都被貨主占了,貨運行業的運費大不如前,司機的收入減少了很多。

道路順暢,貨車司機跑起來才能更“有勁兒”

“我這是復工開始趟,2月18日從寧夏出發,21日到的上海。運費還可以,可回程貨少,價格也跟著一落千丈。接了一單從上海到陜西西安的,現在裝完貨了,可到西安沒有通行證下不了高速,正發愁呢。”周一企業才能辦好通行證,這個周天只能暫時在車里度過,何師傅有些發愁。

特殊時期期間由于各地通行政策不一,目前上海已經實現掃二維碼填寫信息,可在上海任意高速出入口上下,貨車通行效率大幅提升。而在其他大部分省市,還需提供出發地和到達地兩個城市的紙質通行證。

“企業需要帶著介紹信和企業營業執照,去當地的特殊時期防控指揮中心辦理通行證。一張證快的當天能辦好,趕上手續不齊全或對業務不熟悉的企業,怎么也得兩天才能辦好。以往3天就能裝卸送達的貨,現在至少得花費5天甚至一周。”不少司機困惑,如果道路管制一直這么嚴格,一個月根本跑不了幾趟,收入少了養車的壓力也很大。

“收費公路免收通行費是為了提高物流效率,促進企業復工。但是很多道路管制,想去的地方不敢去,去了又不讓司機下高速。”某平臺上,李師傅發了這樣一個帖子,其實司機到哪里都是以車為家,裝貨就走,一路不會去人員聚集的地方,有些地方的做法卻讓司機不知所措。

在印發關于“有序做好企業復工復產工作”的通知后,不少生產制造企業都開始復工。但由于上游供應商開工有限、地方道路管制等原因,長三角地區不少生產企業延緩了生產計劃。一些司機反映,與往年相比,工程機械類貨物很少,而飼料、快遞等在配貨軟件上較為常見。“北方往南方貨源較多,南方往北方的貨太少了,我們不少司機都在上海盤旋等待合適貨源。企業不復工,我們運輸速度也很難提起來。”

在復工這條路上,貨車司機也面臨了一些困難。在有些地方,送完貨回家就得隔離,不滿14天不能再出門,現在就在外面來回跑,也不敢回去。還有一些司機由于小區或村莊嚴格限制外出,并未復工。

“希望免過路費的時間不要太長,很擔心貨主和企業有依賴心,運價越來越低。這次特殊時期給國家造成很大損失,免收通行費政策也很好,但如果維持現狀還是挺影響貨車司機的動力。”不少貨車司機呼吁,希望各地能夠為貨車司機復工復產創造更好的環境,道路更順暢,貨車司機跑起來也能更有勁兒。

免費“紅利”應當共享

近日,經同意,交通運輸部出臺了在特殊時期防控期間免收全國收費公路通行費的政策。這是為更好地防控特殊時期、促進企業復工復產、保障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出臺的重要舉措。

然而,收費公路免收通行費的政策“紅利”都被貨主占了,貨運行業的運費降低了,司機的收入減少了,甚至有貨車司機直呼“別免費了,快沒飯吃了”。

道路貨運業是國民經濟發展重要的基礎行業,是一個充分競爭的行業。長期以來,貨運行業供給相對分散,由于同質化競爭、惡性競爭,貨主一方在交易中往往擁有更大的話語權,貨車司機則處于相對弱勢的地位。貨主根據政策變化調整運費價格,本也無可厚非,但是在特殊時期防控的關鍵階段,貨主在交易中利用自身優勢地位,獨占收費公路免收通行費的政策“紅利”,可能會對貨運行業帶來不利影響,從而影響經濟社會發展的大循環,最終難免傷及自身發展。

這次特殊時期對貨運行業價值鏈的各環節、全過程都有較大影響,企業普遍面臨業務驟減、人員短缺、現金流緊張等多重壓力。面對特殊時期,貨主和貨車司機應該“成本共擔”、“紅利共享”、“共渡難關”。貨主應該和貨車司機分享免收通行費政策帶來的“紅利”,而不是一味“壓價”。貨車司機應該提供更高質量的運輸服務。ZF有關部門也要加強監測、引導和監管,加快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為企業發展排憂解難,激發道路貨運行業轉型升級的內生動力。行業協會要進一步發揮橋梁紐帶作用,加強行業自律,形成ZF、社會、企業共治良治格局,促進行業高質量發展,從而為經濟持續健康發展作出貢獻。
http://www.2007461.buzz

新聞資訊

中国体彩老11选5